霍尔果斯“大逃离”高潮来临:3月内已有超百家影视公司从“避税天堂”消失

    黄琨 0 350

    • 分享
      • 微博
      • QQ
      • 豆瓣
      • QQ空间
     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
    • 7

    霍尔果斯

    想必没有人能预见到,一部电影引发的骂战,竟然毁了一座城市的明星产业。因为《手机2》开拍激化了崔永元和剧组的新仇旧恨,他接连爆出相关演员的“天价合同”和“阴阳合同”,结果惊动税务机关,以至于出现了范冰冰9亿税务重罚和影视公司“大逃离”,原来因“避税天堂”美名成为“霍莱坞”的霍尔果斯,其影视皮包公司产业正轰然倒塌。

    今年5月底,冯小刚宣布将《手机2》正在拍摄后,和他积怨已久的崔永元首先5月25日晒出片酬1000万的“天价合同”,紧接着,他又在5月28、29日以及6月初晒出多张所谓“阴阳合同”,目标直指《手机2》女主角范冰冰,还将原本娱乐圈的内部纷争上升为逃税避税的社会和法律问题。原来以为小崔只是挟怨报复的吃瓜群众,也逐渐怀疑起,影视圈是否真如他所言,存在某种普遍的黑暗现象?

    虽然在5月29日当天,范冰冰工作室第一时间发布“严正声明”,谴责崔永元“既破坏了商业规则,又涉嫌侵犯范冰冰的合法权益”,但4个月后,国家税务总局的一纸公文粉碎了他们的争辩。10月3日,税务部门公布范冰冰案情况,点明她在《大轰炸》电影合同中偷逃个人所得税618万,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万,合计730万元。此外,由范冰冰担任法人的公司少缴税款2.48亿元,其中偷逃税款1.34亿元。

    该定论引发了一场影视圈地震,不仅范冰冰被罚8.8亿,所有在税务问题上厘不清的影视公司都察觉到了寒意。最重要的是,原来大量在“避税天堂”霍尔果斯成立的影视公司,从7月国税总局明确提出加强影视行业税收征管,整顿不合规“税收优惠”政策开始逃离,这场重罚或许会加快霍尔果斯明星产业倒塌的速度。

    霍尔果斯,是新疆西北端与哈萨克斯坦隔河相望的一座小城,历史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。在哈萨克语中,霍尔果斯意为“财富积累的地方”。2011年,作为新经济特区的霍尔果斯开始通过税收优惠进行“财富积累”的模式。

    当年,国家发布公告,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,霍尔果斯企业,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,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;2年后,一份新的公告又宣布,免税期满后,再免征企业五年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。此外,增值税、营业税和其他附加税总额的地方留存部分,按照不同的金额返还给企业不同的奖励。

    有媒体计算过,一家开在北京朝阳区2016年5月收入与为5000万的公司,在北京要交711万的税,在霍尔果斯一套优惠算下来只需要308.1万,比在北京交的要少400多万。对于影视圈内多数是轻资产的公司来说,这毫无疑问就是天堂。因此,人们可以看到,在2011年优惠政策出台前,整个霍尔果斯只有1家影视公司。而到2018年,这个8万人口的小城已经有了上千家,甚至数千家影视公司。

    在企查猫上以“影视”为关键词查询,霍尔果斯地区有965家公司,以“影业”为关键词可以查到528家,“演艺经纪”公司49家,而在3000多家“文化传媒”公司中,实际上也包括和杨幂旗下工作室同名的“嘉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这种,以影视制作为主的公司。

    霍尔果斯

    此前,据西安晚报报道,国内主流的电影公司也有超过一大半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公司。光线、华谊、博纳、嘉映、华策、欢瑞世纪、耀莱等等,总数超过600家,仅光线传媒一家就在霍尔果斯注册了5家公司: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、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、霍尔果斯光印影业、霍尔果斯可可豆动画影视、霍尔果斯光魅影视。

    像霍尔果斯青春光线、霍尔果斯春天融合传媒、霍尔果斯登峰国际等公司名字,随着《大闹天竺》、《老炮儿》、《战狼Ⅱ》等大火电影,近年来曾多次登上大荧幕。

    另外,乐视在霍尔果斯也成立了公司,根据企查猫工商信息,霍尔果斯乐视影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1日,法定代表人为张昭,注册资本300万。2016年、2017年上半年,霍尔果斯乐视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.82亿元、25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1.7亿元、3.3亿元。据媒体报道,霍尔果斯乐视自2016年以来,已经节省了1.25亿元的企业所得税。

    霍尔果斯

    或许普通人并不关注公司名字,不知道这些名字齐聚意味着什么,那么不妨从明星的角度来看一下霍尔果斯影视产业的火热。截至目前,直接担任法人或间接控股的明星及导演包括吴秀波、黄渤、赵本山、李湘、刘涛、陈建斌、王学兵、张嘉译、徐静蕾、梁静、吴奇隆、范冰冰、陈坤、关悦、胡军、韩寒、宁浩、张猛、高希希等,许多都是影迷们如雷贯耳的大咖。

    据网易新闻报道,在霍尔果斯最受追捧的时候,影视公司工作人员为了注册,曾经将行政服务中心挤得水泄不通,注册队伍从大厅内一直排到马路边,工商营业执照注册登记用纸几度告急,不得不打电话向其他市工商局借纸。全市的宾馆、饭店基本爆满。这还带火了一类企业——财税代理公司。据说,在高峰时期,一些新成立的公司还没装修好,就有影视公司上门谈业务。

    当然,和全世界大多数“避税天堂”一样,某一行业的火热往往只是“泡沫”。正如前文提到的,来当地注册成立公司的多是轻资产行业,因为这些公司根本没想在当地实际经营,只是贪图税收优惠成立的皮包公司而已。甚至于,和以往租一间办公司、添几个人成立皮包公司不同,在霍尔果斯,你甚至不需要存在的痕迹,只要一个名字就够了。

    去年末,新京报记者曾前往欢瑞世纪旗下霍尔果斯欢瑞世纪影视、霍尔果斯欢瑞世纪网络的注册地址“新疆伊犁州霍尔果斯市北京路以西、珠海路以南合作中心配套区查验业务楼8楼”实地探访,然而最终找到的却是一座地处偏僻、名叫“开建大厦”的地方,而大厦内只有一家“霍尔果斯京疆创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”。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就是“查验业务楼”,但8楼一整层都只有这家注册代理公司。

   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据另一家注册公司人员透露,是因为霍尔果斯允许一个地址有多家公司存在,且没有上限,也不会遇到相关部门来查验。记者随后致电霍尔果斯工商部门了解到,霍尔果斯当地确实允许“一址多照”的存在。当地将企业分成两种,一类是有经营场所(有房有地)、有固定资产、有从业人员、有营业执照的“实地(业)型企业”,另一类是无地无房,仅有营业执照,少量或根本没有固定资产,少量或基本上没有员工入驻办公,也没有实质投资行为,企业的业务交当地代理公司处理的“注册型企业”。

    这样的“不设上限”,让霍尔果斯出现了近千家公司集结在同一个地址的情况。在企查猫上以“霍尔果斯”“查验业务楼”为关键词搜索,仅在前3页,就出现了包括“霍尔果斯智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”、“霍尔果斯九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、“霍尔果斯晨星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等6家位于该楼8楼的公司。

    然而,从今年开始,“一址多照”的政策开始有了非议。1月,霍尔果斯相关部门提出,企业必须实体落地,有固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相应的办公人员,并为员工缴纳社保,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%用于当地投资,还要缴纳保证金。4月11日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局下发《关于暂停执行“一址多照”政策的通知》,进一步落实了相关政策。

    对于在当地注册皮包公司的影视公司来说,实体落地、雇佣人员固然会增加经营开支,但是相较于每年百万甚至数百万的税收优惠,仍只是九牛一毛,真正让他们感到痛的,是税收优惠的收紧。1月开始,霍尔果斯暂停了当地的增值税返还政策、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;4月,霍尔果斯2118家企业因税务存在疑点问题被要求自查,这2件事已经给行业带来了寒意。

    5月底,崔永元在微博的重磅爆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6月,中宣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《通知》,要求加强对影视行业天价片酬、阴阳合同、偷逃税等问题治理,控制不合理片酬,推进依法纳税。7月,国家税务总局印发《通知》,要求各级税务机关进一步加强影视行业税收征管,规范税收秩序,及时掌握影视企业和影视行业从业人员经营活动、收入、纳税等信息,对存在税收违法行为的依法进行处理,并按规定列入税收“黑名单”。

    霍尔果斯影视公司的“大逃离”正是在此时开始的,据《证券时报》的报道,自6月份以来,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,其中包括冯小刚、王忠军和马云分别持股30%、14.59%和5.02%的霍尔果斯美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;李湘间接100%控股的霍尔果斯芒果果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。此外,像任重为法定代表人的霍尔果斯星禾影业、赵文卓为大股东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也正在走注销流程。仅8月27日一天,《伊犁日报》就刊登了25则“注销公告”,被调侃为“版面都不够用了”。

    从宏观角度来看,一个地方的政策红利不可能永远存在,一个产业的黑幕也迟早会被拿到阳光下暴晒,霍尔果斯的“泡沫”破灭只是时间问题;不过在吃瓜群众看来,这场私人恩怨层层发酵,最终引发“避税天堂”倒塌的大戏,完全称得上影视圈今年给影迷们提供的最佳剧本。

    7
    分享到:
    • 微博
    • QQ
    • 豆瓣
    • QQ空间
    •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

    还可以输入500个字符

    免费查询你关注的企业
    下载APP ×